《西部招妻》

Posted by kele on December 1, 2017

《西部招妻》

真实自有千钧之力 --柴静  

《西部招妻》这本书是我偶然发现的,实在心情不好,所以逃了一节物理课,掏出kindle在墨水河旁边的长凳上看柴静的《看见》,看到柴静讲马宏杰的《最后的耍猴人》,讲述了耍猴人和猴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驱使关系,而是互惠互利的关系。所以突然对于这种纪实的文学和摄影作品有很大的兴趣,随即去了图书馆,翻来翻去,找到了《西部招妻》这本书。

书中主要讲述了两个人,马宏杰的亲戚老三和一个来信请求帮助的读者刘祥武。老三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,因为治不起,导致左手和腿脚有毛病,一直到三十岁,都没找到老婆。故事就从老三找老婆开始,一直持续了几十年,差点耗尽了整个家庭的所有积蓄。作者马宏杰在故事中的角色扮演的特别奇妙,他既是一个记录者,不能加入任何自己的个人情感,另一方面,他又是老三的亲戚,自然需要偶尔帮个忙。老三找到的第一个老婆是一个憨媳妇,实际就是智力有问题的姑娘,但是这个憨姑娘死活不和老三同房,所以老三没有任何办法,老三一开始给她下药,结果药对老三无效,有人给老三家庭提建议,说把憨姑娘绑起来,但是老三的母亲不忍心,所以只能离婚。老三还有个亲戚在宁夏,亲戚的母亲是个老媒婆,答应给老三找个媳妇。老媒婆收养孩子,收养来的女孩子可以嫁出去赚好大一笔彩礼费,作者在这里并没有表达任何的个人情感,因为很难评论,一方面老媒婆救活了这些孩子,但另一方面,老媒婆可能只是把他们当做一种盈利的工具。

西部当时还没有西部大开发战略,穷的叮当响,水更是缺乏的要命,被子全是黑的。老媒婆领养的孩子的零食是放在炕底下的菜叶子,没错这个算是零食。所以来说老三的家庭在西部这里算是好的,老三家庭水源充足对于当地姑娘算是一个十分诱人的条件了。通过几次见面,老三成功看中了一个姑娘,姑娘也看中了老三,虽然彩礼很多,但是为了老三能够成家,老三的家庭同意了巨额的彩礼,但是因为老媒婆想要从中在赚600元,导致老三家是在无法承受,到时这个婚事黄了。经过几次婚姻,老三最终和一个姑娘结婚了,在经历过一段新婚的甜蜜之后,姑娘苦尽甘来,好吃懒做的习性就暴露出来了,最后吵着闹着要回家看看,老三家给了她100块路费,但是她不认识100元,所以只能换成两张50的。自此之后,再也没回来。再后来,老三再娶妻,遭遇到了放鹰(骗婚),老三父亲被气病了。经历了许多次波荡之后,当初那个好吃懒做的姑娘的父亲决定把她在嫁出去,但是她觉得还是老三家的条件比较好,所以有主动回来了,至此,老三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。

另一个故事就是一个叫做刘祥武的读者。刘祥武的父亲有病在医院,他哥哥患有精神病,犯起病来打人。所以刘祥武到现在也找不到媳妇,因此想要联系作者到西部买一个媳妇。在这段故事里面,老三作为过来人甚至还帮助了刘祥武。很难评价刘祥武这个人,其实任何人都很难贴上一个好人坏人的标签,因为一个人在社会上有多个角色,举个例子,有的人在家是父亲,是老公;在公司,是一个员工;在社会上,是公民。刘祥武西部招妻并没有成功,因为他看到马宏杰的文章的时候物价已经上涨了,所以娶一个媳妇的成本也相应的提高了,因此刘祥武西部招妻并没有成功。所以他决定去海上打工,结果意外地被人贩子买到海上,利用媒体让船长把自己放了(告诉船长自己是个名人,上过报纸),再后来,刘祥武去帮助乞丐,追还现金,借钱给怀孕的姑娘,等等一切都展现出刘祥武有善良的一面,但是正如作者不经意透露出来的一样,刘祥武对于人性有着特殊的认识,善于利用媒体。

讲刘祥武的时候,有这么一段,刘祥武谈及《厚黑学》,坦言说这是一本不好的书,交给人们不好的东西,要人们脸皮厚。但是恰好《厚黑学》里面有这么一段大致意思是:学习厚黑学,在人前说李宗吾这个人很坏,我不认识他,另一方面,在家里,要供奉大成先师李宗吾. 联想到刘祥武善于利用媒体,作为一个庄稼汉丝毫不怯场,不知道他是真的不喜欢厚黑学,还是已经继承了李宗吾的衣钵??

柴静曾经说过一句话,”真实自由千钧之力“,最近总对于这种纪实文学有很大的兴趣,因为真实,带给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,有种历史的厚重感,同时也由衷的敬佩早些年的这些媒体工作者,舍得下功夫,一个作品用几十年的功夫,慢工出细活,不像现在的媒体,宁肯相信世界上有鬼,也不信媒体的嘴。